门窗是装饰,更是一种生活方式

门窗是装饰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
门,是房子主人的脸,是主人的尊严,门上写着他的品质和修养。

窗,则是主人的眼睛,从这里看向世界。

欧洲最好看的不是恢宏的教堂,不是奢华的宫殿,也不是神秘的古堡,而是那一扇扇美丽的门窗。

 

欧洲的公寓,根据地域不同所用材质也不同,产石区的房子全部用石头,产砖的地区则用砖。或砖或石,门的材质却出乎预料地统统使用木料。

公寓门楣上总会刻着“建于1767年”或“建于1829年”的字样,好几百年的建筑镶嵌着好几百年的木门,封闭起几个世纪的时光,呈献给后人的满是岁月的悠长。每一扇门,厚重大气,附着生命的气息,恪守着无数人间的秘密。

 

百年村庄的木门窗

石墙,木窗和茶室的幌子

 

木门的颜色一般采用深赭色、樱桃木色和原木色,欧洲南部国家则多刷成跳跃的亮色,比如嫩绿,艳粉和湛蓝。门,有的斑驳裂纹细密,有的刚刷过漆光洁如新,这就要看主人的审美取向了。但无论什么颜色,门,永远还是那扇好几百年的门,裂纹再多也不会扔掉换新门。

崇尚古风、节俭为本的欧洲人没有扔东西的习惯,他们把门卸下来自己动手刮刨、修补、翻新,再重新安上。于是,一扇年代久远充满故事的门就越发厚重了。门上雕饰着凹凸的图案,长方形、多角形、椭圆形,在老石和老砖的衬托下,一派古典。

 

这时,门,就成了艺术。

 

门最精致的看点,在于磨得发亮的、固定在门上的铜质把手,它们被做成各种形状,有的是一只捏成拳头的手,有的是两个叠加的圆,有的是猫头或狗头,还有的是一个古代美女头像,它们在门的中间部位形成一个亮点,让整扇门顿时生动起来。

法国评选出的一百五十六个最美丽的村庄,全部是好几百年历史的老村落,那里的门,集中了法国最雅致最古典的门,每家每户的门都不重样,在村子转悠,与其说是看风景,还不如说是看一扇扇满是时光印痕的门。

两扇木门上做成女人手形状的铜质把手和铆钉。

 

精致木门

大西洋沿岸的塔尔蒙村,以两百年的老宅和盛开的蜀葵花入选了最美丽村庄,每家门前蓬勃生长着红色、粉色、白色的蜀葵,明媚着因岁月而沧桑的老门。

 

法西南塔尔蒙村,就靠这些浅蓝色木窗和窗前的蜀葵花,加入了“法国最美丽村庄”的行列。

 

欧洲最气派的门是凯旋门,罗马、柏林、布鲁塞尔、波尔多和巴黎都建有凯旋门,只不过它们是大理石垒筑的,坚硬的石材更易于雕铸和恒久。欧洲所有的凯旋门,都是人类英雄时代赢了一场战争后竖立起来的。门的内壁刻着将士的名字,然后,持枪保持冲锋姿态的将士,再以浮雕的形式屹立于门的两端,永恒在天地间。

 

最古老的君士坦丁凯旋门,让罗马以一座门的姿态站立在古罗马的废墟上。五十年凯旋门门拱内,常年都飘扬着一面比利时国旗,让布鲁塞尔永久巍然于荣耀之巅。

 

最雄伟的当属香街的凯旋门,当年,拿破仑每打一场胜仗,巴黎就有一扇门鼎立开启,他把香街的这座命名为“雄狮凯旋门”,以炫耀他在欧洲大地百战百胜的战绩。这座门已成为法国的徽章,国庆日,巴黎解放日,一战二战纪念日等凡是与战事相连的纪念活动,都会安排在这座门下进行。于是,这扇由拿破仑开启的凯旋门,也成为法兰西民族的个性与姿态。

凯旋门所在的戴高乐广场,还雕铸了一尊五米高的戴高乐铜像,伟大的身影呼应着凯旋门,为雍容的香街大道注入了无限的英雄气概。夕阳铺满大道时,站在门下,最适合回想法国历史上最关键的镜头。

 

巴黎香街的“雄狮”凯旋门,两边的浮雕上屹立着冲锋将士。

 

与门一样,欧洲各地的窗也全部为木窗,好像只有木窗才能与石头和砖这样的材质搭配,任何一种现代材质都会显得不伦不类。最迷人的就是百叶窗,嵌在房屋的墙上,就像是相框,框住窗口的鲜花和凭窗而立的主人。这时的窗,就成了一幅照片。百叶窗大多漆成暗红、深绿和浅蓝,白天打开,贴在墙两边点缀石墙,关上,保护暗夜中的主人。

 

地处高纬度的法国,盛夏,日照长,阳光炫目,一些村庄的百叶窗一天紧闭,屋内遮挡得严严实实漆黑一片,有一种对世界的避退和婉拒。

 

清晨的法国村庄有一幅风景:苏醒的小街,村民们逐个推开吱扭的木窗,让第一缕阳光和带着露水的空气一股脑涌进屋内……一天,便在这样的温润中开始。

 

把门窗打点如此精致的主人,什么事情能够粗糙?

 

驱车行驶,偶尔,远处山坡耸峙着石头修筑的村落,一派灰白的朴素中,招摇出亮丽的百叶窗,它们嵌在石墙上,像极了书的封面,精美的让人急着打开品读。窗,于是又成了村庄的招牌。我在琢磨,谁让色彩斑斓的木窗与砖石组合在一起,成就了赏心悦目的窗口艺术?

 

欧洲最宏大的窗一定是教堂的彩窗,十几米高向着天的方向直立而起,上面盘踞着天使,圣母和基督,他们高高在上,俯视着人类的喜怒哀乐、善恶美丑,驱赶邪恶,祝福美好。

 

在希腊米克诺斯岛一个靠海的村落,百米高的悬崖托起一片屋舍,湛蓝的百叶窗排列在纯白的墙体间,在阳光的烧灼下,张扬炫目。此时,目光所及只有窗的湛蓝,天的湛蓝,爱琴海的湛蓝……湛蓝,是唯一的主题。那是属于希腊的一种蓝,蓝得那么不可思议!这一幕太纯净,纯净的近乎失真。

 

门窗,不只保留了岁月的长度,还有那个时代的时尚和风情,就好比我们四合院的大屋檐,雕梁画栋着老北京的市井风俗。

 

只是,欧洲的风尚雕饰在门窗间。

 

石墙,木窗和鲜花的组合

 

石墙,百叶窗和书店的幌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